深足七队员掀“罢训”风波 俱乐部将严惩不怠

0 Comments

深圳新闻网讯 一条“深足七队员拒训练被认定罢训俱乐部强硬表态严惩”的新闻昨天登上了某门户网站体育频道的头条,袁琳、黄凤涛、黎斐、陈雷、程月磊、柳超和宋琛7名球员被俱乐部认定为罢训,董事长万宏伟更是以少见的强硬姿态表示必须严惩的消息,使已经降级的深足再度成为中国足坛的焦点。1日下午,当数十名记者赶到深足俱乐部时,这次历时4个小时的采访同样经历了一波三折,而深足的乱象,也因为这次风波而完全揭底。

深足罢训的传言几乎成为了近日中国体坛最受关注的新闻,昨天下午2点左右,就有十数名各地记者蹲守在深足俱乐部门前,但迎接各路记者的却是一把“铁将军”,除了“罢训7将”能够进入俱乐部沟通,其余人均被挡在门外。

现场保安也很专业地挡住了所有记者更进一步的可能,直到90分钟后,总经理余怀英在接到记者再三采访要求后,深足俱乐部才对大家打开了大门。

进入俱乐部,记者们才知道为何等待如此之久。这次事件因为球员要求得到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平球奖金而起,但球员坚称并未像某门户网站报道的那样罢训,并要求俱乐部为此事出具一份新闻通稿,以驳斥外界的不实传言。而为了这份新闻通稿,总经理余怀英花了大量的时间与不在俱乐部的董事长万宏伟打电话,反复商讨这份声明的措辞。

从下午2点半一直到6点半,不仅老板遥控,连队员也第一次“体验”文字编辑的工作,但在众人的智慧下,这份通稿依然“难产”。直到昨天深夜,记者才收到了深足俱乐部“关于深圳茅台红钻队七名队员缺席训练及参加最后一轮中超联赛的声明”。

对于深足来说,罢训已不是第一次,而欠薪对于这支长期缺乏资本支持的球队来说,更是家常便饭。但此前,多次罢训都不了了之,直到这次深足降级,加上深足准备痛下“杀手”,才被媒体和大众真正关注。

可悲的是,这次事件只是深足俱乐部和球员矛盾的导火索,真正暴露的,却是俱乐部管理的混乱。深足俱乐部的“家丑”已经因为这件事情而完全暴露,如果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对于这家俱乐部而言,损失并非只有降级或球员罢训这么直接简单。

董事长万宏伟“深藏不露”,一直不太站到前台的总经理余怀英成了“话事人”。对于这次事件,余怀英表示,所谓七名球员“罢训”事件完全是一场误会,“我可以肯定地说,队员绝对没有罢训!”

对于造成这次事件的原因,余怀英完全归咎于教练和队员在时间、空间、语言和文化上的误会,“因为工作忙及正赶上周末,俱乐部在处理向队员发放奖金确认条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但经过沟通,队员们都理解了俱乐部的难处。俱乐部非常重视这些队员,而队员对俱乐部也有归属感,只要大家敞开心扉交流,问题就一定会解决”。

余怀英表示,队员肯定没有罢训,“如果他们罢训,今天也不会来俱乐部,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会有媒体传出他们罢训的消息。”

随着这次风波,深足的7名球员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尽管被树立为深足俱乐部的对立面,但对于此前网络媒体报道的罢训一事,球员们均持否定态度,“我们只是为了讨个说法,我们没有罢训!”

球员们表示,深足曾经承诺在最后一场客场前发放此前4场平局的奖金确认条,但当出征前,球员们向主帅特鲁西埃问起此事时,法国人的回答却是,“我知道你们不想打中甲,你们都可以通过谈判离开球队。你们都不适合打中甲,我认为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能重返中超。”之后,特鲁西埃向队员说,“想去长春比赛的球员举手。”7名没有举手的队员就没有得到参加训练和前往长春的资格。队员们表示,他们的确没有打算罢训,而且他们真不是为了钱,“但是老特却把事情复杂化了。”

深圳茅台红钻队队员黄凤涛、陈雷、袁琳、黎斐、程月磊、宋琛和柳超未参加球队赴长春之前的最后一堂训练课并且没有随队赴长春参加最后一轮中超联赛,11月1日下午300,俱乐部召集上述七名队员到俱乐部开会,调查此事的背景情况:

二、上述七名队员均认为未参加训练及比赛是由于沟通过程中的误会造成的,根据队员表述:10月31日下午4点钟,在球队赴长春前的最后一堂训练课开始之前,上述七名队员与俱乐部在最后两场平球奖金的发放确认书上有些微小的分歧,在沟通的过程中,球队安排大家在训练前内部召开一个简短的会议,在此过程中黄凤涛、陈雷因为有伤,柳超有四张黄牌在身,其他几名队员也是最近由于球队的降级心理备受打击,造成在与主教练的沟通过程中产生了误会因此没有随队参加训练并且没有随队赴长春参加比赛。

三、由于球队目前正在长春备战与长春亚泰队的比赛,因而无法核实事件的经过,我俱乐部会在球队教练组返回深圳后进一步核查事实真相,并根据调查结果秉公处理,如有犯错,俱乐部绝不姑息,一定严肃处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